54

埃里希·凯斯特纳作品典藏:两个小洛特

作者:埃里希·凯斯特纳(作者),赵燮生(译者)

出版社: 明天出版社; 第1版 (2017年3月1日)

外文书名: Das doppelte lottchen

丛书名: 埃里希·凯斯特纳作品典藏

平装: 195页

读者对象: 7-10岁

语种: 简体中文

编辑推荐

《埃里希·凯斯特纳作品典藏:两个小洛特》是一本适合亲子共读的书。被拆散的双胞胎姐妹,通过自身的努力,成功地消除了父母之间的误会,最终,一家人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遭遇家庭变故和家庭矛盾,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和困难,的确值得父母和孩子共同思考。

媒体推荐

“很多很多人像对待一顶旧帽子一样把自己的童年丢在一边,把它像一个不用了的电话号码那样忘得一干二净。以前他们都曾经是孩子,后来他们都长大了,可他们现在又如何呢?只有那些已经长大,但仍然保持了童心的人,才是真正的人。”
——埃里希·凯斯特纳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埃里希·凯斯特纳 译者:赵燮生

目录

中文版前言
第一章
波尔湖畔的塞波尔
像蜂房似的夏令营营房
汽车送来了二十个新伙伴
鬈发和辫子
一个孩子可以咬掉另一个孩子的鼻子吗
和英国国王长得一模一样的裁缝
要有一张笑脸也真难
第二章
停战与和平之间的区别
在洗脸间梳辫子
两个小洛特
特璐德挨了一记耳光
摄影师艾佩道尔和森林管理员的妻子
我的妈妈,我们的妈妈
连乌丽克小姐也有点猜到了
第三章
发现了新大陆
一个又一个谜
名字一分为二
一张表情严肃的照片和一封语言风趣的信
施蒂菲的父母要离婚了
父母可以把孩子们分开吗
第四章
夹馅蛋卷,多讨厌
记满秘密的小本子
上学的路和晚安亲吻
一件事在悄悄策划
欢送会上的“彩排”
告别了波尔湖畔的塞波尔
第五章
一个坐在箱子上的孩子
帝国饭店里的孤独的叔叔们
小狗佩佩尔和可靠的动物本能
“路易丝”问,她是否可以在演出时挥手示意
家庭日常开支的账有问题
不准秀兰·邓波儿看她自己拍的电影
乐队指挥帕尔菲先生复杂的内心世界
第六章
瓦根哈勒太太的食品店在哪儿
可是,做饭是不会忘了的/洛特在歌剧院里挥手示意
下了一场巧克力雨
在慕尼黑的第一夜以及在维也纳的第一夜
奇怪的梦,梦中的格尔拉赫小姐是个女妖
父母任何事都可以干
慕尼黑18,勿忘我!
第七章
几星期过去了
佩佩尔也听其自然了
蛋卷是没有骨头的
一切都变了,尤其是蕾西
乐队指挥帕尔菲有时间作曲了
科尔纳太太暗暗责备自己
安妮·哈贝塞泽尔挨了耳光
一个美好的周末,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第八章
加伯勒先生工作室的窗户太小
在指环街用咖啡招待客人
有外交手腕的谈话
做父亲的必须要严厉一点
一首C小调悲怆曲
结婚意图
科本茨大街43号
格尔拉赫小姐洗耳恭听
施特罗布尔大夫很担忧
乐队指挥抚摩一个布娃娃
第九章
艾佩道尔先生寄来的照片引起了困惑
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洛特呢
琳娜科格尔小姐说出了心里话
烧焦的猪排和摔碎的餐具
路易丝把事情都如实说了
为什么洛特不来信了
第十章
从慕尼黑来的长途电话
打破僵局的话
蕾西也摸不着头脑了
两张去维也纳的飞机票
佩佩尔像被响雷惊呆了似的
在门外偷听的人,头上撞了个大疙瘩
乐队指挥先生睡在工作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第十一章
两个孪生小姑娘的生日和她们的生日愿望
爸爸妈妈到隔壁房间去商量
祝愿事情成功
眼睛贴在钥匙孔上看
消除误会和同意复,婚的吻
第十二章
格拉温德先生感到很惊异
校长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路易丝和小洛特
长大后的结婚计划
《慕尼黑画报》的封面照
旧门上的新牌子
“但愿我们做个好邻居,乐队指挥先生!”
失去的幸福还能补回来
孩子的笑声和儿童歌曲
“而且全要双胞胎!”
译后记
黑马男孩

序言

每一个中国孩子都知道德国在什么地方,也知道柏林是德国旧的首都和新的首都。有些孩子也许还知道柏林维尔梅斯多夫区的一伙有名的少年,他们的首领是“教授”和“带着喇叭的古斯塔夫”。他们也许记得这伙少年帮助一个从小城市来的名叫埃米尔。蒂施拜的男孩抓住一个小偷的经过。在火车上,这个小偷偷走了他准备交给住在柏林的外婆的一笔钱。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但是它并非真人真事,这一点可以查对核实。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1929年,也就是整整70年前出版的一部儿童小说里。几乎每个德国孩子都知道《埃米尔擒贼记》,不是读过小说,就是听过广播剧或者看过戏剧和电影。1999年还有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假如这部大概可以称为20世纪最出名的德国儿童小说的作者仍然活着的话,1999年2月23日,他将庆祝他的100周岁的生日。对于埃里希-凯斯特纳的百年诞辰,还会有比同时将他的8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译成中文更好的礼物吗?1999年,德国出版了难以计数的关于凯斯特纳的书籍,举办了许多展览、纪念会、讲座和学术讨论会。人们理皮如此,因为每个人毕竟只有一次100周岁然而,同时将8本新译的儿童文学作品送到中国孩子(和那些已经不再是孩子的人)的手里,这恐怕是所有纪念凯斯特纳的活动中最美好和最重要的。因此,非常感谢明天出版社慷慨赠送的这份生日礼物。
埃里希·凯斯特纳(Erich Kastner)是小说家、剧作家、电影脚本和广播剧作家、儿童文学作家。他于1899年2月23日出生在德累斯顿这座当年萨克森王国的首府。他出生于普通人家,父亲是皮革工匠,当年他不得不关闭自己的作坊,去工厂做工赚钱。母亲做一些家庭手工产品,以此增加家庭收入,后来她又在家里开设了一个很小的理发店。埃里希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孩子。母亲自然把儿子变成自己唯一的生活内容:她可以为了儿子做任何事情,因为儿子应该生活得更好,儿子应该出人头地,成名成家。埃里希·凯斯特纳一生与母亲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们几乎每天都给对方写信或寄明信片。凯斯特纳上的是8年制公立学校,然后又上了一个教师培训班,1917年应征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凯斯特纳放弃了教师这个职业,选择了高级文理中学,从而于1919年开始在莱比锡上大学,攻读日耳曼语言文学、历史、哲学和戏剧史。1925年,他获得了博士学位。从在高级文理中学读书时起,凯斯特纳就开始写作并且发表了一些诗歌和短篇小说。在大学里,他积极为报刊写稿,这有助于他在1925年谋得了《新莱比锡报》的一个职位。1927年,他作为剧评家来到德国首都柏林,并且在相当短的时间里,成为魏玛共和国最著名的青年知识分子之一。他最初是作为抒情诗人引起人们注意的。他的诗集有《腰上的心》(1928)、《镜子里的喧闹》(1929)、《一个男人给予答复》(1930)、《椅子之间的歌唱》(1932),此外他还写了长篇小说《法比安》(1931)。当然,在此期间,他仍然继续为报刊撰稿,尤其是写作戏剧和电影评论。
……
在世界各地,提到德国儿童文学,埃里希·凯斯特纳的名字总是与格林兄弟的名字相提并论,后者出版了著名的《格林童话》(第一版出版于1812年至1815年,第二版出版于1819年)。迄今为止,除凯斯特纳外,没有任何一位20世纪的德国儿童文学作家能够赢得这样的国际声誉。在德国文化圈内部亦是如此:西德的儿童文学、西德的儿童戏剧和西德的儿童电影,至少是在50年代和60年代,完完全全置身于他的魔力之中。为摆脱这种魔力,人们花费了巨大的努力。凯斯特纳也遇到了每一座伟大的文学纪念碑所遇到的情况:人们有时试图轰轰烈烈地将他从基座上推倒。但是,对于一部分60年代末以来的“新”儿童文学,他仍然还是一位教父:他的儿童小说在1970年前后被看作是社会批判现实主义的典范,而社会批判现实主义在50年代和60年代却被人们故意视而不见,但是,人们也正需要以此为起点。失望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儿童文学作家凯斯特纳只是在一种非常有限的程度上来说是一个社会批判现实主义者,正像他的批评者们在30年代初就已经认识到的那样。他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小说家,他知道孩子们,尤其是男孩子们的梦想,比如勇气、友谊、成功。这些梦想可以轻松地变成使人产生疑问的东西,对此,我们今天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凯斯特纳本人则由于他对人的理智和道德的坚定不移的信任,做好了应付一切的准备。然而,唯理主义者和道德主义者凯斯特纳也陷入了一种惹起怀疑的处境,因为在他宣传的这些价值观念的背后隐藏着一些“次要的道德”,诸如秩序、勤奋、正确等等。它们在人类自由的、现代的、解放的观点的影响下显得异常陈旧。自从70年代后期以来,有许多评论家试图把这位儿童文学作家的纪念碑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拆除。这种过激行动往往是一种巨大失望的表达方式,因为这些批评者中的许多人是由凯斯特纳的儿童书籍伴随着长大的。
纪念碑有的时候也必须推倒毁掉,这似乎已经成为文化传统的不容改变的法则之一。因此也只有一个新的时代才有可能为自己建造一座新的塑像。也许,当我们在德国纪念这位作家诞辰100周年的时候,儿童文学终于进入了一种更无忧虑、更为有利的境况。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对我们德国来说已经成为历史,而且从积极的意义上来说,我们终于可以自由地面对他的儿童文学作品,让我们等着它向我们揭示新的迄今未被认识的东西吧。这也适合德国的儿童读者,对于他们,凯斯特纳的儿童小说始终还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读物。电影导演们极其引人注目地在最近拍摄的几部电影里自由地处理了凯斯特纳的儿童小说,例如《两个小洛特》和《小不点和安东》。他们以大胆的、失敬的方式把小说移植到我们当代社会,为它们重新注入了活力。
我们可能毕竟不能像中国的凯斯特纳儿童书籍的读者(儿童和成年人)那么自由,对他们来说,从来就没有过一座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的纪念碑,而只有一种异国文化的见证:陌生,但却充满了魅力。愿中国的读者——无论年长年幼——教会我们这些德国读者再一次用全新的目光看一看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永远都可以用新的完全不同的目光来看待凯斯特纳,这一点已经为以往的历史所证明,这也正是这位德国儿童文学作家之伟大的一个标志。
1999年写于德国

后记

埃里希·凯斯特纳(1899—1974)是德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他一生为孩子们写了十几本儿童小说。这些小说内容深刻,构思巧妙,情节生动,深受小读者的喜爱,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泛流传。1960年,他荣获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
《两个小洛特》是凯斯特纳的代表作之一,写于1949年。在这本书里,作家讲述了一个十分有趣而又引人深思的故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从两个不同的地方来到了一起。她们不但长得一样,而且连生日、出生地也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她们是对双胞胎,由于父母离婚,她们被拆散了。破碎的家庭,给她们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她们多么渴望一家人能够重新团聚啊!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她们想出了一个大胆的冒险计划姐姐代替妹妹,妹妹代替姐姐,回到离异的父母身边,由此发生了一连串奇特、有趣的故事。经过种种曲折和磨难,她们终于成功地消除了父母之间的误会,使他们破镜重圆,一家人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通过这个故事,作家揭示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离婚,并对这个问题做了深刻的剖析和有力的批判。故事形象地告诉人们,父母轻率地离婚,不仅会给自己,而且会给孩子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作者以此提醒做父母的要从孩子的幸福出发,正确地对待和处理家庭关系,给孩子创造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氛围,让孩子的身心得到健康的发展。
这部小说讲的是孩子们熟悉的事,是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小读者读了一定会感到很亲切,很容易理解,而且一定会受到深刻的启发和教育,从两个小洛特身上汲取精神力量,像她们那样坚强勇敢、团结友爱、善于思考、努力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